聚焦司考:如何看待2018年非法本学生无法参加司考

2017-12-18 16:21:15 狄仁杰

我是法本,当年本省最高分通过的司考。一直以来,对于非法本无法参加司考的问题,我都是从网上看帖不发帖,也没想过要对这个问题评头论足。不过,最近一些关于这个主题的回应很有挑动性。所以,趁着没事的时候,作为法本的一员,希望能站在客观的角度抒发一下个人看法(仅个人观感)。

首先,法律不是法本的,也不是非法本的,是整个社会的。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叫做《如果你喜欢法律,请先尊重司法考试》,似乎司法考试专属于法本的“私人定制”。可任何学科,任何东西,不能因为谁学过、了解过就认为整个学科所有东西都是谁的。何况只要作为社会的公民,都应当知法、守法、用法。当然,可以说通过法学本科四年积淀下来的法律基础知识、基本素养比一年内的考试学习更扎实、更深入(至于法律思维、法治信仰难说),但我们当前大学教育的严进宽出、法学教育的泛滥……我们法本还有多大的底气呢?也许还不如部分有天赋的人,也许非法本更优秀,谁能知道呢?所以,法是国之重器,而不是谁的玩具。

其次,不管是西学东渐,还是摸石过河,都不能东施效颦。

1、美国法律考试要求的教育背景。在美国,如果要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和当律师,必须是法学院的毕业生。一般人可能会认为,美国一定有很多法学院。实际上美国正规法学院的数目比商学院和医学院要少得多。这是因为美国律师协会把法学院作为“律师职业的守门人”,对法学院的质量有严格的要求。而法学院的学生都是本科后教育,所以从法学院毕业后就是法学硕士。 再从法官的履历来看,一般情况下要先有4 年非法律专业教育、3年本科后法律教育,加上从事律师或者检察官5年,有这些经历的人,无论从生活经验、法律职业经验来看都相当丰富了。总而言之,美国不允许只学法律的人从事法律职业,而且对此有着严格的限制。

2、我国的法律考试要求的教育背景。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提出,应推进司法考试的改革,只有经过正规法律本科学习的人才有资格参加司法考试。法律人才要求利用法律管理社会、治理国家,如果没经过专业的法律训练,不但可能缺乏法治信仰,更少法治思维。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提出,法律不能机械的学习,更要涉猎其他学科。长期以来,由于我国法学本科教育实行的是素质教育,而不是法律职业教育,因此,法本教育在客观上的确难以提供高质量的法律职业人才,从而导致广大法学毕业生在毕业之后,一时难以胜任法官、检察官、律师等法律职业。从实践中也确实反映出,最大的不公往往不是因为法律条文的死板,而是我们只会理解的机械,不会从社会的各个视角进行判别。所以当前,非法本有着其他专业知识,还能经过司考复习受到一定程度的法律教育;而法本却只有法律知识背景的情形下,那么非法本通过司考后的职业水平恐怕不能排除大概率高于法本人员。由此对2018年非法本参加司考进行限制,则明显不合时宜。

三,退一步讲,我们呼吁的“法律思维”,又是否成为法本的普遍能力。对于法本生更具有法律思维,这点我在一定程度上承认这个看法,但从全国法学教育来看,法律思维是否真正成为了法本生的普遍能力,恐怕还远远不及。因为我们大学的“严进宽出”,使得大学教育的效果要根据个人态度分为两个标准:(1)自律性比较差的人,全日制法本的学位好混,法律思维也就谈不上;(2)自律性较强的人,真正爱好法律人,那么全日制法本就是很好的平台。什么叫法律思维?就是你不仅知道它怎么规定,还清晰全面地知道它为什么这么规定。如果你眼里只有法条,只有具体规定,形成不了法律思维。因为法律的精髓不在于表面上的文字规定,而是 “为什么要这么规定”的各种维度考虑——直接、间接,表面、根本,经济、政治、社会、历史、文化风俗等原因,甚至是一些学术之争等等……

我说的这些,并不是说非法本强于法本,我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承认非法本在有些方面确实是不如法本。但着眼于当前,我们就能理直气壮的中伤非法本吗,显然有点“得利不饶人”!教育制度的改革我们只有期待,但作为法律人,还是建议多涉猎点其他行业的知识,才能更好的形成法律思维。

最后不管是法本还是非法本,只要能够通过司法考试,就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全日制法本也并不能判明一个人综合能力的优劣。关于司法考试制度的改革,建议非法本一定要把握好最后一年(喜欢法律也算最后一根稻草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admin@sifakaoshi.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

2018司考《四卷》案例分析题:唯一继承人在被继承人债务清偿

【案情】 杨某与李某甲在借款协议中约定,杨某借款100万元给李某甲用于公司经营,期限为10日,利息按日万分之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