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养老院护理员抛3名老人下楼致死 可能面临死刑

2016-2-17 16:41:27 狄仁杰

东京郊外的神奈川县川崎市幸区一个私营养老院的23岁员工今井隼人涉嫌把3名老人从养老院高层抛下致死,周二(2月16日)被神奈川县警逮捕的新闻连日震撼着日本社会,再次带出了日本这个高龄社会存在的现实难题,包括主流舆论在内,社会议论纷纷。

案件发生在2014年11月至12月期间,这所养老院6层楼的个人室里3名年龄在86至96岁的老人先后被发现离奇地从楼上落下死亡。由于阳台栏高1.2米,常识推理很难相信高龄老人接二连三攀越阳台自杀,于是传媒纷纷报道,警方也向是否被人扔下的疑点查案。

养老院值班表显示,今井是唯一在3名老人死亡时间里都当班的职员,令传媒和警方聚焦。警方行动前,对传媒记者采访,今井否认作案,但他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罪逮捕后,承认把3人从阳台抛下,理由是“工作上遇到了各种事,激发种种感情”。

为了成为一名护理士,今井案发前分别就读和考取日本“急救救命士”资格和养护专门学校的“护理士”执照,但取得执照后半年就发生了案件。按日本刑法判决先例,对蓄意杀两人以上的凶手,法庭通常会判死刑。

养老院里的悲哀

案件激发日本社会再次关注近年传媒不时揭露一些养老院存在的虐待老人案,部分家属展示的录像可看到在养老院里,老人被呵斥、施暴,被绑住手脚、断绝饮食,家属往往以这种录像作为要求养老院赔偿的证据。

但另一方面,护理士收入低、体力劳动大、工作忙且不定时等也令大部分年轻人不愿入行,人手不足和护理士流动性大是许多养老院的常态。

看来40多岁的护理士高桥美惠对BBC中文网记者说:“我做护理差不多10年,看到家庭把送进养老院的老人,通常不是已痴呆,就是不能起床,所以我们本来已经很忙、很累,但很多老人还会打人,你大概不能想象那样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老人打人非常痛,所以有时不得不固定有的老人的手脚,帮他们换纸尿裤或喂饭等,当然做完要做的事,我们一般当然就恢复他们行动自由,可是家属拍到这种录像就扬言控告,所以我们(护理士)几乎每人、每天都在想要不要辞职或换个地方工作,没有足够忍耐和爱心的人真的做不下去”。

社会福利的悬殊

日本的养老院历史从1895年东京设立收留高龄妇女的养老院开始,1932年正式成立《救护法》,规定民间以宗教机构为主开设的养老院应守的法律,1950年通过《生活保护法》制定新规定,并把养老院更名养老设施;1963年再通过《老人福祉法》规定养老设施条件,并更名为“老人之家”至今。

现在日本的养老院大致分公立和私立两大类,公立养老院由各地政府经营,一般是根据65岁以上老人的身心状况,分“老人日服务中心”、“老人短期入所设施”、“养护老人之家”、“特别养护老人之家”等级。收费根据地区物价不同和需要护理程度、收入、财产状况等享受福利的级别不等,整体来说比私立便宜。以北海道札幌市需要高度护理的“特别养护老人之家”为例,不包医药费、纸尿裤等日用品、财产管理费支出,月费从6万日元(约530美元)至14万日元(约1230美元)不等。

私立养老院收费是依据地点、设备、常驻医生等条件,收费标准更难概论。东京常见标准是首期入住费2000万日元(约18万美元),每月再缴约30万日元(约2600美元)维持费。

长寿社会的悲哀

入住公立养老院需要符合前提条件,例如户籍在当地、收入低于标准值等,但就算满足条件,实际仍因“僧多粥少”入住难。基于轮候排队上百至几百人,许多老人只能入住私立养老院。

日本内阁府去年发表的《高龄社会白皮书》说,去年日本人口1.27亿人,65岁以上人口占26%,其中75岁以上又占了12.5%。老人家庭多,经济上负担不起私立养老院的也不少。而日本人男女平均寿命去年都超过80岁,是世界最长寿国家,年轻人负担不起高龄社会苦恼。

2013年日本成立《介护法》,向65岁以上老人征收“高龄介护保险费”,同时扩大护理士家访方式,来缓解一些住不起私立养老院的老人洗澡、吃饭等基本需求,老人支付护理士家访时间长短、频繁程度和家务范围费用不等。

公立、私立医院也已有医生家访业务,在东京住宅区,不时还能看到老人送餐服务、接送老人洗澡、美容师(理发师)上门服务的汽车,老人生意已是日本消费市场的新兴稳固部分。

日本每年报告国人长寿的新闻时,播报者和听者表现都是哀大于喜,而川崎养老院案令舆论哗然中,更不乏“非迫不得已,别进养老院”的结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admin@sifakaoshi.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